MeToo运动席卷谷歌:全球数千员工罢工抗议要求整风
2019-10-25

“我们要透明度、究其责和架构调整!”(We need transparency, accountability and structural change)今天全球20个谷歌办公室的数千名员工通过罢工的方式,抗议谷歌管理层包庇性骚扰指控以及性别歧视。

准确的说,促使他们抗议的直接导火索是《纽约时报》上周曝光的谷歌不太光彩的一桩往事。2014年,被称为“Android之父”的前高级副总裁安迪·鲁宾(Andy Rubin)被女员工指控性骚扰,但谷歌高管层却选择了掩盖丑闻的方式,以9000万美元的天价遣散费让鲁宾离职。此外,谷歌现任总法律顾问大卫·德拉蒙德(David Drummund)也被曝光曾在2004年,在公司内部与女员工搞了长达三年的婚外情。但谷歌的处理方式是逼迫那位女员工签署保密协议并调离部门。这一事件并没有影响德拉蒙德随后在谷歌的一路晋升。2010年,谷歌宣布退出中国大陆的官方声明正是由德拉蒙德撰写的。

在《纽约时报》报道之后,谷歌CEO皮猜公开表示,过去两年谷歌已经开除了48名存在性骚扰的员工,至少有13名属于高级经理以上的中高层人员,都没有提供离职补偿,不过,他的回应只涉及到自己出任CEO之后的公司处理态度,“谷歌非常严肃地对待和调查每一起性骚扰指控”,并没有具体回应鲁宾的问题。

原本负责Chrome部门的皮猜正是在2013年底接管了鲁宾的Android部门,随后在2015年出任架构调整之后的谷歌CEO职位。而鲁宾则通过发言人对《纽约时报》对这一报道矢口否认。

不过,看起来谷歌员工并不相信鲁宾的说法。谷歌约有31%的员工为女性。在这一事件曝光之后,越来越多的谷歌女性员工站出来说出她们在公司遭遇到的性别歧视和性骚扰经历,进一步激发了谷歌女性员工对公司管理层的不满情绪,从而引发了今天的罢工抗议。

参与罢工的谷歌员工遍布全球20个办公室,其中也包括了谷歌硅谷总部、旧金山和纽约等办公室。他们在今天下午停止工作,走出公司,在谷歌办公室附近的街道和公园集合,举起“时间到了”、“女性权利”等标语向公司施压抗议。参与抗议的不仅有女性员工,也有大量男性员工。这一罢工也吸引了全球媒体的关注,NBC在硅谷电视台甚至通过直升飞机来拍摄员工抗议场面。

据悉,谷歌员工向管理层提出了五项要求:停止内部对性骚扰的强制处理机制,提高管理层离职补偿的透明度,在公司董事会增加一名员工代表。目前谷歌还没有发布官方声明与回应。不过,谷歌员工是在公司内部网络呼吁罢工抗议的,这意味着谷歌管理层非常清楚今天的抗议计划。

2017年10月,《纽约时报》发表深度报道揭露了好莱坞影业大亨哈维·韦恩斯坦(Harvey Weinstein)多年性侵、性骚扰以及潜规则的行为,从而掀起了女性觉醒的MeToo运动。全球范围内,诸多遭受性侵的女性纷纷站出来,公开指控那些曾经侵犯和骚扰自己的男性。在这一运动被拉下马的,不仅有神通广大的行业大佬,也有权高位重的达官显贵。

2016年,一项对200名硅谷工作的女性的调查显示,90%的受访者称自己见过公司内部的性行为不端现象,87%的人称自己听到过侮辱女性的言论,更有60%的女性称自己遭到过性骚扰。显然,硅谷内部同样存在着严重的男性和权力崇拜,男性高管利用自己的权力与金钱追逐着职场女性,而科技巨头出于公司形象会包庇和保护这些高管。至少在这方面,硅谷与其他行业和地区并没有什么不同。